• 霓虹闪落

    2016-09-26

    以前爱谈迷失,多半是在说梦想,现在再谈起,就只关乎生活了。梦太远,但眼睁睁看着曾经一条路上的人已经走到梦的门口,自己也似乎触手可及,却隔着好几层的防弹玻璃,低下头,发现自己短浅的目光只在吃喝玩乐的道路上,走一步是一步。就连感情,也只是随波逐流,连挣扎似乎也懒得挣扎了,反正,本身也由不得自己,能做主的就是孤身一人,偏偏自己又不甘不愿。我们羡慕年轻时候的激情,却没了撞南墙的勇气,倒不是怕疼,疼也疼过了,只是觉得乏了,乏到看着事情产生,发酵,爆炸,熄灭,不为所动,不起波澜。这样是不是,心死了?有时逼着自己快乐,但往往快乐完痛苦和无奈更甚,以前酒醉后是释放,现在酒醉完是挣扎,能释放的不用酒精也释放了,释怀不了的,吐空了胃也是枉然。

    不再把谁当成救命稻草,索性来的轻松,很佩服那些数年如一日做同一件事情的人哪怕只是道声晚安,因为我自己,很容易觉得烦厌,觉得没有意义,觉得随时该放手,只是因为懒,只是怕拒绝,只是怕伤害到别人。那些被我以美之名囚禁在鱼缸里的斗鱼,每天等着一撮撮的口粮,以及一周一次的换水,勉强的活着,活腻了,随便哪次多吃几口就把自己撑死了,绚丽的颜色变得灰暗,我眼睁睁,没有办法,它们没有当我作唯一,只是由着自己掌控生死,似乎也不错。

    曾经以为自己的优点就是,可以为自己喜欢的人付出一切,但其实,现在才发现,那是怕不被人需要的勉强。怎么形成这样的行为模式已经不重要,也不需要去追究什么童年阴影,它就是自己的一部分,学着接纳自己,学着拯救自己,每每再去做些本不属于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可怜下自己,说,其实你没那么不重要。也确实不想让自己陷入那种为什么没做出一番大事的悲凉情绪里,没做出就没做出呗,小时候也一样没考过全班第一,非要逞什么英雄的,做只吃鱼冬眠的狗熊也不犯什么罪吧。如果旁边那些你以为很重要的人,觉得这样的你不是他们要的,侧身站好,微笑着祝他们找到真爱,其实也挺帅的。人生也许很长,或许转瞬即逝,哪里都有苦,找到自己的乐,比较重要。哪怕被人说,胸无大志,贪图享乐。

    离拖着个箱子只身来到上海已经七年了,下个七年,会经历什么呢?等等看吧。霓虹闪落,倒映于心,心有所属,不知归处。

     

     

  •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看见那个吵架后躲在银行柜员机单间里哭的孩子好像还是昨天,以为一辈子就这么过下去了,可没想到,会有大坎。“人间没有单纯的快乐,快乐总夹带着烦恼和忧虑。人间也没有永远。”写这句话的老先生不在了,她看离别,体悲伤,大概比我深刻不知多少,可,想来相对于每个人,又有什么可比较的呢,离别皆是痛,痛,彻骨。

  • 孤岛

    2015-04-24

    马頔的南山南晃荡在脑海不肯离去,既然睡不着,就陪自己说说话好了。如果你看到,也就看看好了,但请别跑来问我,太尴尬。

    院子里有棵泡桐,花开正浓,午夜回家被香气打个正着,隐约间,想起家乡的烈士纪念碑公园也有这么一棵,也会在夜里浓香扑鼻。那个公园,是个聚点,躲在阴影下的,是影影绰绰的眼神,扫来扫去,不知道那会怎么有那么大的胆子,敢跑去那里,车都不敢下,骑着在那些目光里穿梭,仿佛一种仪式,对那时深藏在柜中的自己的释放,感觉只有在那个地方,从那些眼神里,才能找到一种属于自己的真实,作为背景的,恰巧就是这泡桐诡魅的香气。后来慢慢胆子大些了,也会停下车,等着人上来说两句,也就“认识”了几双眼睛,有喜欢搂着人慢慢摇晃的已婚肌肉大叔,有懵懵懂懂的餐厅打工少年,还有外地过来却被放鸽子的中年人……几句话说罢,骑车回家,像放下了一副担子,庆幸于自己那时的单纯,才存住了这份美好,将近十年过去,公园已经拆了,会盖成商场还是住宅已经不得而知,只是,那些一眼之缘的路人,不知道是不是还好。

    《孤岛》intro:人走一世,说到底,遇到的都是路人,走在一起,迟早会分开,有些陪伴地长久,有些惊鸿一瞥,也有很多是记不得面孔的甲乙丙丁。里面有些亏欠着,有些奉献着,以及各取所需的公平交易。而终究,你以为的命中注定,逐渐逐渐逐渐,变成了你印象里最深的一个路人。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悲伤,人那么多,世界那么大,遇到了,走一程,不已经是谢天谢地的幸运了么。

    晚安,wa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