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几天,几乎每天走出楼门被冷风一吹,不是我就是闺女,都会说一声“好怀念暖和的太阳啊”,其实太阳时不时也是会在上海的天空露个脸的,只是,白花花,冷冰冰,被小风一吹,冻得要死。

    -----------------------

    现在回想过来,在厦门似乎还是有一条足迹的,而鼓浪屿的日子却都变成了碎片,这里一片,那里一片,洒满了整个小岛。而如果说厦门并没有完全满足我所有的想象的话,鼓浪屿则是足足够了我的所有期盼。在这个岛上,没有什么让你急着非去不可的,闲着逛着,你就看遍了。而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一个小楼,一家小店,总会让你一遍又一遍地兴奋起来。

    住的地方是离渡口很近的青旅,想来也是没有经验,光想着好找,实际上是失策了,每一波响着喇叭的旅游团的第一站总是窗口下的人造小瀑布,所以天天闹铃都不必上的准能被他们叫醒。而似乎连成一体的木地板,碰上结群而来的90后学生,简直就是晚上的恶梦了。抱怨也仅限于此,下次有经验了,也寻摸到了好的住处,也就罢了,世间有什么是十全十美的呢,对吧。

    不想再裹脚布一样说着行程了,写的自己都会打哈欠,既然记忆是片段的,那就片段着来吧,随性一点,我们是在鼓浪屿……

    不知道以前是怎么喜欢上鼓浪屿这个地方的,多半是被一些爱泡咖啡馆的家伙忽悠的吧,哈哈,只是看着别人的文字,那种想身处其中的愿望就越来越强烈,进而变成发自内心地喜欢上了这个地方,一如高中时代憧憬着大连一样吧。还得感谢一下老天爷,那些日子一直是阳光灿烂的,那些街道,那些老房子,以及似乎根本不是应该冬季出现的花朵们,都浸泡在这斑斓的阳光中,所有的画面都是暖色的。

    岛的东面从郑成功像往南走下去是一片沙滩,旁边有座很小很小的岛,据说退潮的时候是可以走过去的,但涨潮的时候路就完全淹没在海水下了,想想还真的很有意思,如果在岛上贪玩忘了时间,是不是就得被困在上面一天呢?下次去真想冒险上去看看。鼓浪屿南边的海水看上去要比厦门更加清澈一些,蓝绿色的海水像是液态的宝石,坐在礁石上,晒着暖暖的太阳,听着环绕四周的海浪,一声一声,梳理着心里那些乱麻,一点点,都理清了,都顺溜了……

    于是我们就总是穿梭在海边和去往海边的那些林荫小巷里,偶尔和喧闹的游人打个照面,继而又钻入人迹罕至的小巷子,有的时候几乎跟闺女都不怎么说话,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各自看着各自眼中的风景,我相信,我们眼中的小岛是不同的,但有一点相同,就是我们都不可救药的喜欢上这里了。那天误打误撞地走了好远,抬眼发现了金兰饼店,像极了幼童时候街上买糕饼的小店,小玻璃柜台,码放着让人口水直流的点心,很还念那种感觉,很多东西,得来的容易了便再也没有那么强烈的幸福感了。8毛钱,一个绿豆饼的价格,真的是很好吃,比babycat里高出三四倍价钱的馅饼强出了太多,当然有我给这份朴实加上的高分,但,人们却已越来越宁愿花高价钱吃些样子好看味道却难吃的东西,也不愿费些周折来找寻这种朴实的味道了。

    其实鼓浪屿上的消费并不便宜,从住宿,到大排档,更不用那些门脸辉煌的咖啡馆了。也进而,让我由衷爱上了几家实惠的店家。

    马拉嗓,是卖鲜榨果汁的,从到的第一天一直到离开的短短三天,我跟闺女大概花了得有两百多在他们的果汁摊上,5块钱一杯的橙汁,足足三四个橙子榨出来的,怕是以前在哪也没看过这么实诚的用料了吧,以至到了上海,我对着16块钱买回的5个橙子叹了半天的气,同橙不同命啊……所以,心甘情愿地掏钱,橙汁、芭乐汁、猕猴桃汁、菠萝汁……甚至是榴莲汁,不停地换着花样,最爱仍然是橙汁,最便宜也最实在,完全不掺杂一点别的东西,就让这次喝个过瘾好了,当时就是这么想着的。

    壹柒玖土笋屋是慕名去的,结果真就没去错,海蛎煎、白灼章鱼、土笋冻、鲨鱼丸……还有最最好吃的石码五香,真的是到厦门以来最爱吃的一家铺子,伙计很喜庆地招呼着,让我知道了原来还有不用看脸色的厦门店铺啊,呵呵。所以,到了鼓浪屿的话,这家不要错过,不过最好别赶上人最多的时候去,忙不过来的时候,菜就上的十分慢了。
    再就是上面说的金兰饼店,这个不是很好找,但值得一找,里面的绿豆馅饼和椰子饼都十分好吃。

    咖啡馆呢,我只去了褚家园和花时间两间,其余的都是什么奶茶店啊酸奶店之类的暂且不提。这两家的话,我会更喜欢花时间,找它的过程真说得上是费劲了周折,先是前一天晚上爬了大半圈的笔山,在黑漆漆的山路上瑟瑟了半天,到了地图上标明的位置附近却怎么也找不到这家店,反复转了半天以后只好求助别人,最后发现,原来他家门口没有任何的标识,只有一个门牌号码,而且5点半之后他们就关门了,而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是八九点的光景了。第二天一早我们就直奔这家走过来,因为知道了地方所以倒是很快就到了,仍然在门口看不到任何招牌,进去发现,其实人还是挺多的,所以多半应该都是来过的人,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正好阳光从窗口撒进来,长发的老板不紧不慢地上咖啡上菜,客人们也没有催促的,都陷入一种懒懒静静的状态,飘着的歌曲很配气氛,不会觉得一点突兀,于是我们就融化在了这里,哪里也不想去,脑袋半空的倚在胳膊上,喝着浓烈的爱尔兰咖啡,好舒服……老板夫妇也出了书,随便翻翻,很有情调的两人,书似乎是女主人写的,一看就是爱着生活的人,所以才能让整间店也如此的悠然吧。

    其实对于鼓浪屿,那些各式各样的店铺,如织的游人,遮住了它本来的平静。其实,只要随便往那些窄窄的巷道里拐上几拐,就是另一番天地,那里面藏着很多古旧的老宅,树木茂密的有些可怕,时不时传出不知名鸟儿的鸣叫,似乎刚刚还喧闹无比,霎时就被一道墙隔绝了起来。喜欢这种被隔绝的清净,虽然有些孤独,却也少了很多烦躁和麻烦,至少更加的随心随意。见到最多的,就是各式各样的榕树,须须蔓蔓的垂着根须,似乎随时都会把人拽住。它们的根须似乎没有不能生长到的地方,墙壁上、岩石上、排水管道中……让人由衷赞叹这非凡的生命力。这样的老树,倚靠着老屋,如果是夜里,还真是有些许的慎人。就曾和闺女,在夜里探险,爬到没有一点路灯的山道上,突然闪现出一座墓碑,那真是惊出了一身汗。感觉岛上的人都很悠然自得,8点钟光景,大街小巷就人影稀疏了,那些没有很浓商业气息的小铺,也都早早打烊休息了。

    大概再没什么别的写的了,这样一个小岛,用双脚就可以丈量的过来,却这样迷人,说的再多,不如自己亲自走一走,逛一逛,坐在海边发发呆……原来生活这样美好。

     

     

  • 冻感冒了,吹着鼻涕泡,浑浑噩噩,可能是因为感冒药的关系,一直想睡觉,睁着眼都要睡着了的感觉,下午的浓咖啡加黑巧克力也只管了个把钟头的用,所以……现在我是睡眼朦胧的再码字,哈哈,裹脚布也是很辛苦的。

    -----------------------

     

    第三天的内容非常简单,泡汤!!

    去之前跟咖啡说去了厦门我们要去泡温泉,他极为的不屑,说泡个温泉何必跑厦门去泡啊。其实呢,我还真没正经泡过什么温泉,去的地方也很少,所以自从同事厦门回来极为欢实的告诉我们去厦门一定要去泡温泉我就下定了这个决心到了厦门一定要去一次。其实这次我不知为什么好像没带脑子一样,去之前还找了很多资料,可结果根本都没用上,傻乎乎地就坐上他们的班车去了这间名叫日月谷的温泉,其实好像提前预定或者找旅行社代购都要比直接在他们前台买票要便宜很多,好吧,既来之则安之,这次就不想那么多了。

    我们坐的是最早的一班车,早上10点多就从渡口出发,班车是免费的,也没有提前买票了要重新买车票一说,反正没人问我们。车开了还挺长时间,一直开到很偏僻的地方才到。看门口觉得好像真没有想象中大,一直到换完衣服出去才发现后面的温泉区还真是别有洞天,看起来很大,像个公园,一个主题一个主题分了很多区,最开始人还不少,但到了里面就陆续分开了,还挺清净的。得益于南方的地理优势,园子里的植物长得十分茂盛,也就保证了相对的私密和特别的气氛,我们一路走下去,基本上挨个泡了一遍,加味系列池里的柠檬、芭乐、菠萝、生姜、咖啡……药浴池里的薄荷、艾叶、首乌……酒香池里的红酒、白酒、黄酒、啤酒……还有一些特色的比如雾池、鲜花池、水疗池都很有意思,特别要提的就是温泉鱼疗池了,小鱼在你全身咬来咬去,非常痒,但是好像真的很有用,感觉皮肤嫩了很多,身上的死皮去掉不少。这一天泡下来,前两天走的要死要活的身体彻底休息了过来,简直是太爽了。只可惜工作日,来的多数是些大叔大妈,没看到什么养眼的肌肉帅哥,唉……

    中间在温泉区的餐厅里吃了顿饭,要说价格还是比较适中的,味道也还过得去,反正那会是泡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吃什么吃的都很香,哈哈。另外说一点,其实如果提前准备了密封袋,手机什么的是可以带进去的。但之前我不知道,所以也就没能偷拍出什么照片,哈哈。

    晚上出来已经是六点多了,在回程的班车上睡了一觉,到码头之后我们就饥肠辘辘地直奔传说中吃海鲜的名店“小眼镜海鲜大排档”去了,又是一番找路自不用提,好歹这次只是多绕了一圈就找到了,我们很知足。进店一看还真是名不虚传啊,那人山人海的……我干脆就放弃了挣扎,让闺女去点菜,我做撒手掌柜了。不过其实本来我也不知道该点啥,原来自己是根本不吃海鲜的,偶尔吃点虾就不错了,鱼啊贝啊吃的真的很少。所以今天主要也是为了满足闺女而来的。点完我们被七拐八拐地带到离大堂很远的一间屋子,看着应该是扩充出来的,不过也好,安静了很多。菜上来,看着卖相还真的不错,点了竹蛏、油蛤、清蒸鲈鱼、酱油水鱿鱼……一堆往常我碰都不碰的东西,但是一吃,味道还真的不错,而且整个算下来,还是很便宜的,如果再去厦门,我想我还是会去那里吃一顿海鲜的。另外,他们家的椰子汁也很棒,一打扎很轻松就被我俩搞定了。吃完饭,我们两个吃货再度被撑爆了肚子,这些日子,我想我真的得长了不少肉,哈哈哈。为了消食,我们先是坐车到了厦大,在厦大逛了一圈,然后又从厦大一路走回海边的民宿,这才把一肚子的肉给消化掉。路上的时候一直在看天上的星星,也许这里离城市太近,我没有像在北戴河一样看到银河和满天的繁星,但却也能看到北斗星猎户座之类比较有名的星星了,还是挺开心的,走在海边,听着涛声,真是满足的要死。

    这样我们在厦门闲逛的日子就暂时到此为止了,第二天我们就要登上鼓浪屿——我朝思暮想的小岛了。

     


  •  

    一整天,阴阴的,上海的天空像是便秘一样想下雪却又下不出来,看着都替它难受。上班的第一天,浑浑噩噩,脑子还留在那阳光灿烂的厦门,而身体的疲倦,也像怎么睡也睡不掉,流着鼻涕打着哈欠过完了这难熬的一天。

    -----------------------

    厦门的第二天,一觉睡到快中午才起,实在是好久没有走那么多的路了,加上爬山,两条腿肌肉都变得僵硬了,加上之前膝盖的伤还没好,结果就怎么也不想起来。不过倒也还好,因为这一天的安排就是寻访厦门各种好吃的,所以倒也真没怎么着急。起来洗漱完毕,离开了海边的旅馆,坐车直接坐到了中山路,直奔闺女头天晚上就寻摸好的黄则和花生汤,这家的规矩也是买票,但好歹票不分什么种类,所有的窗口都可以用,加上是工作日,尽管是中午饭点儿,人也不算是多到夸张,然后我们就各自买了一些看起来觉得比较有兴趣的点心,还有最有名的花生汤就开吃了。其实这顿吃的很失败,主要是因为新鲜要了很多种,结果凑在一起看发现多半都是糯米做的,吃了没一半就把胃填了个敦实,倒是花生汤真的很好吃,可能有的人会嫌甜,不过我们还都能接受。

     

     

    接着往前走,买到了前一天晚上卖完了的叶氏麻糍,吃起来没什么特别的,也可能是刚才全是吃的这类黏黏甜甜的东西吧,不过外面裹着一层黑芝麻屑还是很香的。不过由于胃实在撑的不行,我们暴走了一通甚至还逛了一圈家乐福,终于消化了一些的时候,发现了传说中的八婆婆烧仙草,其实烧仙草这个东西我经常是周末去家乐福的时候会从旁边的小店买一杯的,八婆婆的吃起来,口感倒是确实好很多,白色的QQ的那个东西要比上海的好吃很多,其他的差别倒不是特别大。一边吃一边路过一条小巷的时候,突然发现街边小楼的楼顶长了好大一棵树,好奇它是怎么长在四楼那么高的地方的,走到近前才着实被吓了一跳,大概是一棵榕树,具体哪个品种就不知道了,须须蔓蔓的根须沿着墙壁,生长进了排水管道,然后挤烂管道爬到墙上,张扬地长到了四楼的楼顶,这是怎样的生命力啊,不知道最早上面的树是人种的还是自己落地生根的,在其他地方好像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在厦门,好像正和了这懒懒的随随便便的节奏,这棵树也就这么安了家,没有人强行驱赶砍伐它,就这么和这栋楼融为了一体。

     

     

     

    接着我们就拿着地图朝着下一个目标前进了:中山公园。到中山公园倒真没费太大劲,一条路走到底就到了,其实沿着厦门的街道走,你会特别明显感觉这里的人生活很闲适,连流浪的小狗都是,大大方方的眯着眼晒太阳,俨然无视过往的路人,在这里,完全没有在北京上海街道上行走时的那种莫名的急躁感。不知道这里的中山公园有什么来由,反正据说是文革时候全毁了又重建的,我对人文的东西没有太大的兴趣,所以也就没多作停留,穿过整个公园从后门出来就是那间著名的西门土笋冻了,网上看到的那间小铺已经停止营业,他们家扩大经营搬到了隔壁,变成了小快餐店的样子,倒是服务还好,也许是人少罢,没见到那不耐烦的嘴脸,哈哈,其实在厦门能被正常接待就已经很受宠若惊了,倒不是这里人架子多高,只是他们没觉得自己应该带有服务行业理所应当的耐性和微笑,只是随自己性子,不会特别为你做什么改变罢了。说回这土笋冻,其实也就是海里的一种软体动物,叫成虫就弄得很多人觉得很可怕似的,其实就当肉冻吃好了,他们家的土笋冻除了酱料还会放芥末,一口下去,实在是很通畅啊。鉴于中午实在吃的太多,我们就要了一中一小两份尝了尝味道,说不上好还是不好,反正尝尝新鲜就是了,没有觉得特别好吃的样子。

     

     

    吃完土笋冻看着时间还早,和闺女决定去筼筜湖边的咖啡馆坐坐,据说风景很不错的。看地图离吃土笋冻的位置不是很远,于是就溜达着去了,没多远就到了筼筜湖,湖面很平静,也很清澈,倒映着远处的高楼,尽管是工作日,仍然有各个年龄的人在绕着湖跑步,晒着四五点的太阳,在静静的湖边走着,闺女说:“好幸福啊。”是的,就是这种感觉,脑袋里面静到什么都没有,那些纷乱尘事,那些爱恨情仇,那些嘈杂不堪……上次这样的感觉,我是坐在西湖的边上,这次又是在湖边,看来我真的是八字水太多啊,呵呵,到了水边就变得很安心。

     

     

    湖的北边一溜的咖啡馆,也没怎么挑选,随便走进了映入眼帘的第一家HALO HALO,四层的小楼,最顶上是个能鸟瞰全湖的天台,闺女贪恋美景,非要坐在最顶上拍照,不过没一会就被太阳西沉后的小风吹下了楼,走了大半天,喝着暖暖的咖啡,看着失去热度的太阳,本来是极舒服的,可惜还没舒展开,就来了一个外籍大叔,用法语大声地煲起了电话粥,原来真是操蛋不分国籍啊,不过那天真的是心情很好,就只是带上耳机听着歌,把自己隔绝了起来,并不想为这么个事情毁了心情。直到天色擦黑,才不舍地离开小店,走出来才发现,这时的湖面简直美得不可言喻,从天到地再从地到湖,美丽的渐变色,让人不忍离开视线。

     

     

    当太阳的光线完全消失,湖面完全沉入黑暗之后,我们才意犹未尽地坐上车,重新回到繁华的中山路步行街,像重回人间一样,好吧,那就继续找吃食,谁让我们俩吃货遇到一起了呢,这次的目标是传说中深藏在小巷的海蛎煎小摊,据说非常好吃也非常难找,结果就是我跟闺女来回穿梭了四次都没有发现小巷的入口,万般无奈只好承认失败,去问了旁边的店家,在他的闽南腔的指挥下,我们才找到那只容一个人进出的小巷,进去后才豁然开朗,一条喧闹的小吃街展现在了眼前,那情景,一下就让我想起了哈利第一次穿过破釜酒吧到达对角巷的时候,有点夸张,但想出来的时候觉得那么贴切,可惜身边只有个哈利盲,这让我很是抓墙。“莲欢”是他们家的名字,蹲坐在门口的马扎上吃着一大盘子海蛎煎,吃相虽然不怎么好看,但的确很过瘾,海鲜还有煎蛋饼,加上他们自己配的甜辣酱,味道真的没的说,也不枉我们找的那么辛苦。想着走之前还要再来,结果却再没机会来了,这是后话。

    最后在回去之前,隔岸看了看鼓浪屿的夜景,明亮的射灯照亮了八卦楼和日光岩,想着没两天就能上岛了,一天的疲惫就冲散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