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听着莫西子诗在嘶吼,眼泪不明所以地就流了个一塌糊涂。总觉得失去了什么,却又得到过什么?一眼一生,白驹过隙,了无痕迹。那年,那个年纪,只是想想就会哭的倒不过气,如果放到现在,大概能够做到,笑着哭……吧……

    时间不断流逝,不管愿意与否,会换给你,那些自以为是的明白,以为看透了人生的错觉。依然假装着单纯,只在看不见镜子里自己的时候。整个心就稀巴烂,却能拼拼粘粘,放在一起,凑合着用。我们忙忙碌碌找寻的是什么,还是说,重要的只是寻找的过程,找到与否,倒不重要了。

    不到死的那一天,也许永远不知道对自己最珍贵的,是留住了,还是错过了。只是那么多的美好和伤感,都是确实存在的,丢掉的,捡起的,错过的,保留的,通通都留下了痕迹,也许会模糊不清,最后融入血里,注入灵魂。

    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 2014

    2014-01-09

    时间快的让人难以置信,二十四五时候的日子好像还是昨天,一转眼就跑到了以为是遥不可及的“未来”。越来越踏实,却越来越麻木,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只不过,我想,如果抓不住未来,至少,安于现在。

    人生的成长,就是在不断去理解曾经不理解的事情的过程,然后不断地去体验现世报,你带给别人的,终究会镜子一样重现在你自己身上。没有人是圣人,别人逃不过的,也别想自己会是个千载难逢的意外,只求不要死的太难看就谢天谢地了。

    不知道是冬天越来越暖了,还是自己真的融入适应了这个城市,这个冬天没有再被冻得抓心挠肝,曾经那么反感的城市,渐渐也习惯了起来,是不是每个人都是这样,无论好坏,呆久了就变成了习惯,习惯了就不愿意去变动了。只是偶尔会想到那个冬天会开着绚烂三角梅的城市和靠着暖气看雪花的家,一南一北一中间,哪里可以称为家,都渐渐不知道了。也想过定居在哪里,让自己真的有个家,可终究不是现在有能力去完成的事,只有嘴上喊着努力地混着日子。

    朋友公司在上海开了分舵,问是不是有兴趣过去,第一反应是回绝,倒不是多喜欢现在的公司和同事,但纠结着还是不想动,倘若真的动了,大概要么是被辞,要么就是换个城市生活了吧,现在是这么想着,谁知道哪天想法说变就变了,但最低限度,听从自己的意愿,不为了别人而动摇。

    过年留在上海,把爸妈接过来,体验一下不一样的气氛,更多的是不想留在家里应付亲戚朋友的念叨,也萌生了出柜的想法,但迈出第一步,终究是很难的。走一步看一步吧,总觉得还是个孩子,却被三十多的名头刺地睁不开眼,总要想想怎么让自己主动起来,活得自信一点了。

    14年的开篇拖了这许久,不知道这博客大巴还能熬多久,想想如果这些文字丢了,是不是连同那些傻了吧唧的岁月也就找不回了?……呵呵,过好当下吧。
  • 日子过碎了

    2013-04-19

    其实,真没想着专门过来拔草,只是突然点进昆儿的博看了看觉得触动到了什么,然后趁着一些东西在脑子里蠢蠢欲动,就赶快写起来吧……尽管我真的不喜欢在公司写这些……可能是由于那种若有若无的被监视感。

    就像标题写的,微博、微信朋友圈、path...数不过来的快餐平台占据了每天大部分的时间,尽管被说成是碎片,但不可否认这些碎片聚集起来有多么地可观。有时候刷的自己都觉得空虚,就跑去看购物网站,时不时买点以为有用的没用东西,结果冷不丁的,被一记闷棍敲了一下,发现很久了,不是在大巴的博客长了草,而是自己的心里长了草,多久没自顾自地聊聊了。好多话,微博里不会说、不适合说、不敢说,但又憋着难受,跟娃说出来倒像在抱怨他影响了自己的生活,其实也没有,倒是自己真的全心放在了过小日子上,天天生活上的鸡毛蒜皮密密麻麻排的满满的,所以才偶尔觉得日子碎了,却也有些小闪光。

    这段时间吧,没啥大起伏,过年回来以后吵过一次架,确切的说不是吵架,而是我发了一次很差劲的脾气,吓着了娃,然后不敢回家躲在24小时取款机的隔间里哭,这个画面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再也不允许自己这样,不管什么原因,绝对不许了。两个人一起,肯定会有矛盾和争执,但不能去伤害自己心爱的人,这是底线。

    之后的日子就平静快乐了很多,我天天唠叨娃的馋懒邋遢,但也乐在其中地收拾喂食,有时候觉得自己真的也不想追求什么了,这样的日子在我,已经很快乐了。这也造成了,相对于家里那些变成中年大叔的初中同学,收入、房、车这些的东西比不上人家;相对于周围圈子里为了理想奋战的人们,事业心、努力也比不上他们,我就这么变成了打着以爱好为工作、以自由为理想的旗号混日子的三十岁老头儿了。所以应该如何呢?攒钱是需要的、迫切的,但这就带来了生活上好多事情要忍住欲望,然后生活质量就要降低,所以……还是要多赚钱才行吧,呵呵,归结下来还是自己也是个懒人,一旦收支能够平衡就懒得去挣更多钱了。不求上进说的就是我这种吧。

    以前一直是个性、倔强地厉害,一旦交恶,哪怕曾经是好友,也变得形同陌路,3米不到的距离三年不讲一句话。但跟圈子里的人们交往,还是尽量去迎合那些敏感而脆弱的小心脏,也变得有点像以前那种自己最痛恨的嘴脸了,但突然间,自己居然被人拉黑,毫无预期的,当时真觉得无名冤枉,继而更加反映强烈的断绝掉了跟那人一切的联系,现在冷静下来想想,也不够好看,其实缘起缘灭而已,断了就断了,陌路就陌路了,你有你的选择,我也有我的自由,不用再提心吊胆害怕惹到这个,怕了那个,能接受你的好和你的坏还愿意跟你为朋友的才是朋友,否则,带着面具相处又有何必要呢。想通了这点,我也决定以后不再拘着,我就当我自己,来去悉听尊便,绝不硬留。

    没有“已经三十岁了”这种觉悟,看了那些老了还有孩童一样年轻的心的人们,就觉得,没必要把自己逼到那样一个标准里,日子是一天天过下去的,如果因为这样的压力让自己过得不开心,那即使得到了所谓三十岁应该得到的东西,又有什么意义呢,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