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月6日 端午节

    2011-06-06

    端午节的小假期,哪里也没有去,做了一天饭,看了两天书,就这样晃荡过来了。好在中间还去健了健身,不然真的是荒废了。

    第一天是接待之前说过的那个被解聘的女孩,她和我跟闺女的关系都不错,所以就叫来吃了顿饭,做的牛扒、蔬菜焗饭、炒小虾以及奶油蘑菇汤,加上一大盆水果,也还算是吃的热热闹闹的。真的很讨厌环境的改变,不管是住的还是工作的环境,好容易适应下来了,里面的人、事、物件,都变得顺心顺手,突然要产生个什么变化的时候,自己就会释放极大的抵触。也许是看到了部门里的不安,头儿在放假前给我们开了个小会,说实话,怎么听都有点交代后事背水一战的感觉,尽管如此,我还是打心底里感动了一下,他说,有他在一天,能顶的他都会帮我们顶下来,就算顶不住,也会尽力帮我们。打工作到现在,包括给自己的亲戚打工的时候,都没碰到过这么让人安心的领导。所以,这个女孩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怨言,能做的都做了,还能怎么办呢。当然,公司的变动也许暂时还影响不到我的头上,但说实话,如果领导换了或者团队打散了,我不觉得我真的还能继续呆下去,我会很抵触这里的一切吧。也许到时候,上海这个城市对我最后的牵绊也没有了,但真万一走到那一步,之后怎么办,一点也没谱。杭州?北京?成都?西安?甚至深圳?看起来路似乎很多,可行的又真想不出几个,大概最便捷的就是回北京了,但气候以及父母眼皮底下的生活让我望而却步。所以,纠结了,烦躁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第一天的假期就结束了,为了应景,还用艾叶泡了个澡,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一夏天不会被蚊子咬了,呵呵。但猫癣是正经好利索了,很好。

    第二天重温了一遍《三体》,加上今天又一口气看完了《三体2》。眼睛都花成了一片,但心里,陷了进去。科幻,尤其是硬科幻,有种让人身临其境无法自拔的魔力,大刘的小说尤其。如果说让我印象深刻的,反倒不是科幻的部分,而是人性的部分,罗辑对于想象中的恋人的疑惑和心理医生的解答,让我一下不知所措起来,
    “你知道吗?我把自己最深的爱给了一个幻影!”
    “你是不是以为,别人所爱的对象都是真实存在的?”
    “这有什么疑问吗?”
    “不是的,大部分人的爱情对象也只是存在于自己的想象之中,他们所爱的并不是现实中的他(她),而只是想象中的他(她),现实的他(她)只是他们创造梦中情人的一个模板,他们迟早会发现梦中情人与模板之间的差异,如果适应这种差异他们就会走到一起,无法适应就分开,就这么简单。…其实你很幸运,不管她是不是真的存在,能爱就很幸运了。”
    是的,回想我在我的恋爱过程中,也是一直在想象,想象他在干嘛,想象他这句话后面的意思,想象他看到(也许压根没看到)我做这件事之后的反应,想象他了解我的意思……一次两次,没有什么,但日积月累,心里的那个“他”最终会和真实的他产生了差距,然后就会产生矛盾甚至发脾气。如果说就连天天在一起的恋人都无法避免的话,我一直以来的异地感情就更加加倍了。所以我想拼了命的沟通,交流,可产生的双刃剑就是限制了对方,以及彼此的疲惫。很难,感情中的决定都很难。如果知道那个决定后来变成了那样的结果,那不如当初如何如何这样的假定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和小然聊了聊,解开了心中埋藏了很久的结,这很好,经过那许许多多,我也成长了很多,慢慢能去控制一些自己原以为控制不了的情绪,以前一直以为成熟是件很伤神的事情,但,很多时候,当责任变大了,如果不去调整自己,让自己成熟起来,那就必然会失去一些重要的东西。让自己成熟起来,保护好重要的东西,不再丢掉。

    窗外,雨水还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适合睡个好觉呢,晚安!

  • 6月1日 儿童节

    2011-06-01

    一晃,西安之行已然过去了两个月了,时间真是吓人的东西啊。自那之后一直都没写博客,可能是把精力分的太散了,也可能是往常的电话足以满足了自己倾诉的欲望,总之就是忙忙活活没时间写或者坐到屏幕前不知道写什么。反省一下,这样也不太好,少了自我对话,慢慢的会迷失的,需要不停的跟自己对话,才能时刻让自己保持清醒,看清眼前的路。

     


     

    中间,劳动节的时候,和小东西去了趟杭州,去年九月以后,第一次敢再去杭州。后来的那些日子生怕美院逆光的叶子墙、胡雪岩家的戏台、骑车路过的断桥、甚至下雨狂奔的街道让自己无法面对,我选择了逃避,躲无可躲,回忆却越来越鲜明,越苦涩。小东西陪着我,再次走过的时候,心里似乎静了下来。稻草给我说,我们不舍的,是那段回忆,而不再是那个人。分开的那天起,那个人再不是和你有关联的那个人了,他之后的生活,你不再了解,你经历的日子,他也不会出现。所以,归根到底,我是太纠结于回忆的人,甚至被它禁锢着。不过,这次之后,至少上面重新覆盖上了和小东西共同的回忆,杭州也就回归了心底的那方平静。想想,不能再把相处变得那么稀有,要和他多去一些地方,即使不能去哪里也要尽量多的相处,不让感情产生缝隙,不再一面墙一条路都会引得哭泣。

    小东西有时会不甘,总担心我爱他不及以前的感情,怎么说呢,其实我当下爱的就只有他一个,不断累积又有谁是不能超过的呢。但最重要的是,一份感情有多重,往往不是当时能知道的,只有失去了,重量卸去了,轻飘飘的失落,让你不知所措的时候,你才会知道它的重量,哭泣着寻找。但我情愿,就这么老去,跟你淡淡相处,携手一生,哪怕最后也不知道这感情有多重,可到那时,它有多重又有什么所谓呢。

    公司里又因为业务调整,两个同事被解聘了,其中一个女孩是难得觉得相处的不错的同事,所以心里格外的失落。外人看我应该是很冷淡甚至冷漠的一个人,我实在不喜欢周旋于形形色色的人当中,带着各种面具,所以,我就只带一种就好,只有真的能走进心里的,才会摘下露个脸……当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呵呵。对于这次,也隐隐感觉到了这种公司所特有的冷淡,感觉没准哪天,没有了利用价值的时候,自己就会像一块嚼完的口香糖,随随便便就被吐掉了。也好吧,激发一下自己,改变这懒懒的状态,为以后做点准备,真轮到自己的那一天,处变不惊,顺利找到下家才是王道。

    越来越想,在杭州开个咖啡馆,每天做些好吃的好喝的,听客人们说着他们的故事,晒晒太阳,逗逗猫,或者挽着他的手,在西湖边散步。就这么老去……

     


  • 四月一开始,便去了西安,一个很小就路过过,却从没有进去过的城市。别人说,喜欢上一个城市会有很多个原因,对于我,这个原因就是你了。西安给人的感觉就是直接和豪爽,没有上海那吴侬吴侬的绕来拐去,男女老少一律的大嗓门,让人格外敞亮。

    可能自小长在西北,对西北几个省份似乎本来就带着一种说不出的亲近,加上方方正正的马路街道,西安这个城市一下子就跨过了心里那个陌生的距离,好像就是一个陕西娃出去逛了一圈回来了一样。肉夹馍、岐山面、肉串……吃的那叫一个热乎,擀面皮、炒凉粉连我这个一贯吃辣的人也吃的呼哧带喘;老城墙的沧桑、大雁塔的喧闹……似乎几天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但,就像你那时说的,我只是出个远门,不久就又会回去了。

    其实,本来真没想去串那些景点,只是随便在街上逛逛,也许就那么随意的坐在护城河边上听一段秦腔,而不是傻傻的像个观光客一样捧着相机各处拍照留念。想像生活在这个城市中的人一样去感觉,似乎才是最快融入它的方法,融入了它,也就更懂了你。

    印象最深的是发烧的那夜,跟你并肩到处找药店,你不叫我出来,我又担心你独自出来,然后两个人都在小雨里瑟瑟。回过头,觉得好温馨,好暖和。有时候,好些个难,过去了,才发现那要比那些美好还来的珍贵,好的时候,人们都开心着快乐着,但真的遇到事情了,才会发现珍重、宝贵的是什么。

    回来,好像做了一场好美的梦,醒来又是穿行在这个嘈杂烦躁的城市,又是面对着这一群不喜欢的人们,但起码,埋下了个亮闪闪的种子,期待着有一天它生根发芽变成大树……